长岛余声

规矩方整的人生到最后,会是什么样子呢。一直在自己设定的路上走着,一步也不想错,多少岁要念哪里的研究生,多少岁进什么公司。可是慢慢的,我发现生活其实不是线性的,不是说一条路走到底,就能到达某些地方。所以不是到达,是行进。它是朗阔而不是狭隘。瞳瞳于千门的灯笼,可能也没有想照亮谁的归途,只是想维持姿态。一路逃跑的窘迫难堪,多亏了黑夜的遮掩,到夜晚了,你安全了。